1967年生于山东陵县,2004年进修于中国人

民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全国首届书法研究生

班。

2004年作品在《中国书法》杂志专题介绍;

2004年入中国人民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全国

首届书法研究生课程班学习,得到了沈鹏、

欧阳中石、张旭光、胡抗美、郑晓华、周志

高诸位先生的教导,获“二十佳”优秀学员

称号;

2006年获《书法》全国中青年书法百强榜提

名;

2006年入展《中国书法》杂志主办的“梁披

云”杯全国书法大展;

2006年入展中国书协主办的全国首届行书展



2006年入展中国书协主办的全国第二届兰亭

奖;

 

删繁就简

  最初接触到这几个字是在十几年前看到郑板桥的一幅对联: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

  当初的领悟并不深,经过多年的阅历,对删繁就简几个字有了一些感悟:繁是一个过程,简是一种境界。

  前些年很喜欢王铎的书法:大开大合、浓墨重彩、线条丰富、结体险绝、变化万千,我对书法所追求的一切那里面全能找到。为此,我花了很多年去研究王铎。去人大学习之初,有老师告诉我:不妨学一学二王,于是我开始学习《圣教序》和王羲之的手札,只有一个感觉:太难了!初学圣教序根本找不到门道,也没有发现它的精彩之处,但我还是硬着头皮写,几个月过去了,慢慢地发现了些门道,几年下来,终于体会出圣教序的博大精深,圣教序之所以难学,是因为它简到极致,所有的变化皆在细微之处,非一眼所能看破,只有细细体味,耐心揣摩,其中玄妙方可得其一二。

  由此我体会,为什么王铎容易学,因为他繁,他的所有变化一眼即能看穿,王羲之的书法为何难学,因为他简,简不等简单,他把更为丰富的变化收于毫厘之间,稍不留神,就误以为是白开水了,所以学习王羲之需要更敏锐的眼光和洞察力。简是一种境界,删繁就简更是学书者的一个必须经历的过程,也是一种高层次的追求。
其实生活不也如此吗?

  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希望朋友越多越好,十几年下来,一些看似朋友的朋友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不见踪影,有的伤害过你,嫉妒过你,有的甚至背后说你坏话,戳你的脊梁骨,还有的借了你的钱再也不提还钱的事情,大多朋友都喜欢锦上添花,能雪中送碳的便是知己了,于是我想到了删繁就简,其实朋友不是越多越好,不如得三五知己,写字、打球、喝酒、聊天,足矣!总之越简单越好,室雅何须大,花香不在多。

  过去写字,总想诸体皆能,作为儿时的基础学习,不妨努力尝试,但终因人生苦短,光阴似箭,不如把有限的时间用在自己最喜欢、最擅长的书体上,历代大家都只擅长一两种书体,诸体皆能似乎只是一种理想。

  有的人有很多爱好,生活看似很丰富,但每个爱好都不会很精,不如痛下决心,放弃多数,删繁就简,保留一二种最热爱的,也许能搞出点明堂来。

  删繁就简是一种境界,是一种升华,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简,很多人愿意过着繁华的生活,似乎不是这样,不足以体现出人生的价值。

 

<<< 返回

 
 
 
点击进入刘京文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