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7年生于山东陵县,2004年进修于中国人

民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全国首届书法研究生

班。

2004年作品在《中国书法》杂志专题介绍;

2004年入中国人民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全国

首届书法研究生课程班学习,得到了沈鹏、

欧阳中石、张旭光、胡抗美、郑晓华、周志

高诸位先生的教导,获“二十佳”优秀学员

称号;

2006年获《书法》全国中青年书法百强榜提

名;

2006年入展《中国书法》杂志主办的“梁披

云”杯全国书法大展;

2006年入展中国书协主办的全国首届行书展



2006年入展中国书协主办的全国第二届兰亭

奖;

 

情理之间——我所知道的书法家刘京文
——文/ 张瑞田(作家、书法家、艺术评论家)

  作为同窗道友,我对刘京文的书法创作并不陌生。初次相见,他所赠送的一本薄薄的书法作品集,便引起我极大的兴趣。刘京文擅长行草,行晋人路径,二王气息浓郁,结字用笔中规中矩,横溢着较高的才气。

  因工作关系,我常去廊坊,有时就住在他的家里,两人谈书法,常常是彻夜不眠。刘京文可谓是弱冠学书,中学时代就曾为日本友人写字,略展书才。二十多岁,在北师大书法师资班学习,深得启功先生的赏识,先生以书作相赠,鼓励后学,使刘京文一生温馨。后来拜张旭光、周志高等名师学艺,书艺突飞猛进,屡次入选国展并获奖,引起书坛的关注。

  刘京文习书黾勉,基本功扎实,嗜好行草,参展、发表的书法作品以此类书作为多,故时人便把他列入帖派。我看书法,喜欢从细节入手,不大注意方向性和概念性的导引。一件颇具生命张力的书法作品,引起我的感情共鸣,我不会关心她究竟是属于帖学,还是属于碑学。艺术之美是客观存在的物质形式,我仅看重艺术品的美学质量。

  在刘京文的笔下,我感受到了一个书法世界的存在。她的建立者刘京文秉承着书法艺术的历史传统,锤炼着毛笔书写的技术规范,研究着当代书法的艺术语汇,尽最大的可能,使自己在谨严的历史传统里,找到现实的自信。于是,他心无旁骛,站在艺术理性的至高点,对二王一系的行草书进行深入的解剖,他不断努力,试图把历史上的艺术经典,更快,更好地化为自己的血肉,更快,更好地营造出一个富丽堂皇的艺术世界。

  刘京文愉快的精神特质,决定了他书写的自然、轻松。有可能是书法艺术的抽象性、表象化,导致书法家孤独感与悲剧感的缺失,刘京文落实在书法中的情感归宿,更多的还是心灵的达观和线条的呈现。这不是刘京文的错,而是书法艺术留给我们的遗产,是书法艺术迥异于其他艺术的特征。

  每每留宿刘宅,免不了到书房写字。启功先生昔年馈赠的书作挂在墙上,她对刘京文有着宗教般的感动与启示。就在这样的情境里,我看刘京文写字。他喜欢用长锋毛笔,注重墨法和速度的变化。结字严谨,明显得益于王羲之的《圣教序》,章法的轻重缓急,胎息了王氏手札的神韵。刘京文深谙展览三味,所作巨幅长卷,又见王觉斯遗韵,一唱三叹,余音绕梁,把行草书的情与理表达得淋漓尽致。

  行草书创作离不开一个情字,当然,任何一门艺术都离不开一个情字,只是行草书的创作与书法家的情绪导向更直接更紧密,甚至可以在无理性的状态下自由进出。刘京文明白这一点,他根据自己的情绪状态进行创作,感情激昂,作品自然淋漓,心境怡然,作品趋于舒朗。一身书生意气的刘京文,看懂了行草书,掌握了行草书,他把自己融入了行草书。艺自情发,刘京文以饱满的生命热情,书写着内心的感受。

  2007年夏天,刘京文与若干道友在中国美术馆共同举办了“行草十人展”。我一直期待着这次展览,我知道,刘京文为此次展览精心创作了一批作品,用朋友们的话说,刘京文以这批作品实现了对自己的超越。遗憾的是,展览期间我正在平壤公干,未能欣赏到刘京文和其他方家的力作,仅在作品集中领略到作品的风采。面对刘京文的作品,我明显感受到丰富的情感气息,这是依托在书法作品中人的主观体现,是作者书写过程中对生命意识的强调。当代书法家,因对历史传统的被动侵淫,导致长时间的个体迷失,造成了百人一面的艺术局限,从而影响了人们对书法的审美判断。显然,刘京文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千方百计地寻找艺术突围的有效途径,悲壮地勇往直前,以实现自己在探索中求发展,在否定中求进步的雄心壮志。 因为刘京文,我与廊坊的工作联系始终不断;绝对是因为书法,我愿意频繁地去廊坊,以求与刘京文唔谈、雅集。那里的书法生态很好,与刘京文一样出色的书法家们的确给了我不少艺术和人生的启示。

 

<<< 返回

 
 
 
点击进入刘京文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