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7年生于山东陵县,2004年进修于中国人

民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全国首届书法研究生

班。

2004年作品在《中国书法》杂志专题介绍;

2004年入中国人民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全国

首届书法研究生课程班学习,得到了沈鹏、

欧阳中石、张旭光、胡抗美、郑晓华、周志

高诸位先生的教导,获“二十佳”优秀学员

称号;

2006年获《书法》全国中青年书法百强榜提

名;

2006年入展《中国书法》杂志主办的“梁披

云”杯全国书法大展;

2006年入展中国书协主办的全国首届行书展



2006年入展中国书协主办的全国第二届兰亭

奖;

 

看好刘京闻
——文/王厚祥(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廊坊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京闻要出作品集,让我做序。这并不因为我是什么名家学者,而是因为我们比较熟悉。

   记得大约是一九八八年的一天,一个学生模样的人抱了一大抱自己写的字找到我,非常谦虚地要求指导。我打开他的作品,感到此生很有天赋。他写的是王铎。笔法灵活,气韵生动。十八、九岁的年龄能写出这样水平的字是不多见的。他一定让我说缺点,我说:用笔有些飘,写不进去。其实这是年轻人共同的问题,不是短期内能够解决的。没想到没过几日,他再拿来的作品笔竟写进去了,大大避免了轻飘的问题,我实在惊讶他的悟性。
以后熟悉了,他还带我去北京,找他的亲戚给我联系出书的事。一个农村的学生,竟有这样的头脑和闯劲,使我对他更加另眼相看。

   还有一次,他让我写一些字,说是出一本学校历届学生优秀书法作品集。我说:“你们都是学生,怎么有能力出书呢?”他说:“我们用简单的办法”。结果,时间不长,一本装桢精美的书法集摆在我的面前。原来,他们把收集的作品复印,装订成册,找人彩印一个封面装上,一本精美的作品集就这样『出版』了。这是我最早认识的刘京文。毕业后,刘京文在工商局参加工作,后来听说他『下海』了,再后来听说他自己的企业做得不错,有行政机关稳定的工作不做而『下海』经商,是需要胆魄的,而『下海』后还能够把企业做得很好,这又是需要很好的能力的,这一点书法圈里的朋友都很佩服他。时间不长,他又做了一件足以改变他自己,又对廊坊的书法发展产生很大影响的事。大约在六、七年前,京文召集书法圈里的朋友到他新开办的一个会所吃饭,大家饭前点评作品,饭后又搞了笔会。席间提出了一个建议,他说:“这样的点评活动我们能否每月举办一次,由我来操办”。大家一致认为这个建议太好了,较为密集的定期交流,彼此批评鼓励必将大大推动相互间艺术水平的提高。以后,这一活动便延续下来。这就是现在书法界知名度很高的廊坊书法沙龙。虽然后来大家都在争相为沙龙出力,没有把这『主持』的重任完全压在京文肩上,但京文作为『廊坊书法沙龙』发起人的地位是毋庸置疑的。几年下来沙龙培养了大批人才,打造了廊坊书法高地。京文自己也成为沙龙活动的直接受益者,他从此更加努力,更加严格要求自己,艺术水平有了大幅提高。

   京文的女儿刘一丁,十二、三岁获全国少年乒乓球大赛冠军。由于球打得好被北大附中破格录取。书法圈里的朋友,包括外地来廊坊的朋友,喜爱乒乓球的,常常要求通过京文的关系和刘一丁过上两招。但既使是三、四十年球龄的“高手”三局下来在刘一丁那里也不过得个一分、两分。京文为此得到启示:他认为,为什么打了三、四十年球的业余选手却打不赢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这就是专业和非专业的区别。专业选手从小经过的是正规训练,每一个角度的球都要打数十万遍,甚至更多。虽然起初几年内他们都不会参加比赛,可一旦参加比赛,对方就很少有球能难住他们,他们几乎不加思索,仅凭下意识就能把球打到理想的位置。而业余选手由于没有把这样的精力用到强化基本功上,导致技术不全面、不牢固,往往把取胜的希望寄托在一些所谓的绝招上,一旦遇到专业选手,“绝招”不灵了,顿感黔驴技穷。而且,受基本功不足影响,业余选手打到一定程度就难进步了,只有自幼经过严格正规训练的选手,才有可能系统所学,不断进步,进而达到全国乃至世界先进水平。学书法也是这样,很多人不肯踏下心来在基本技法上做刻苦深入的练习,急功近利,把精力只用在如何适应评委的口味,寻找冷门书体、时髦风格上,这样也许能够在短时间内入选、甚至获奖,但从长远看是没有大的发展前途的。为此,京文进一步明确了自己的学书方向,那就是走女儿打乒乓球的道路,宁可多年默默无闻,也要夯实技法基础。他一丝不苟地写王铎,全面系统地研究王铎的结字规律。专家点评都认为京文字型把握的准,原因就在这里。近年来,他又一丝不苟的钻研“二王”,《圣教序》中的代表字型他都选出来,一一突破。古人的一个难度大的笔画他要临写上百遍。

   技法功夫下得深是一个特点,善于思考是京文的又一特点。朋友聚会,总能听到京文的侃侃宏论,从这些观点议论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对书法艺术的深刻理解。

   他谈书法的法度,形容书法创作是“带着镣铐跳舞”,书法创作必须在法度规定的范围内进行,没有法度的随意书写不能算书法。书法之难度就在于既要带着镣铐,又要把舞跳好。

   他谈书法个性问题认为书法的风格个性也存在一个普遍性与特殊性的问题。“二王”等古代大家创造的经典书法是普遍性,这是古今通用的,是专家和老百姓都认可的。学古人就是增加普遍性。而我们自己的性情、审美追求是个性。每个人的书法作品都必须做到普遍性和特殊性的有机结合。艺术的生命在于创造,没有个性,艺术就少了活力。但任何一门艺术又都有一个共同的规律,就是注重继承性,没有继承,便不能得到大众的认可。而且,作品中普遍性因素的多少又往往决定你作品的生命力 。

  他谈学书道路的选择,常讲到“大道”与“小道”的概念,认为书法在艺术追求上有“大道”与“小道”之分。他还常用“满汉全席”和“风味小吃”来作比喻。认为诸如“二王”的东西便属于“满汉全席”之类的“大道”,诸如“八大”、“郑板桥”等人的东西便属于“风味小吃”之类的“小道”。大味必淡,但宜众口。小吃如麻辣烫者,初尝开胃,久而易倦。艺术上找味道易,做到统一和谐难,在此基础上提高更难。为此他做了一个很幽默的比喻,“男怕选错行,女怕嫁错郎”。并用自己作企业来比喻,他说:“我做的是设计印务和文化传播,虽然入手容易,但这一选择就决定了我不能赚大钱,而搞钢铁、搞房地产的,入行太难,但做好了就容易赚大钱。这就是行业的区别。书家练字,选择哪种风格书体作为方向,同样非常重要。”

   京文的勤奋努力,结出了丰硕的成果。二00六年,在强手如林的人民大学“首届优秀中青年书法家硕士研究生班”上被评为创作实力20强之一,在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首届行书展和第二届“兰亭奖安美杯”书法大展中双双入选,受到书法界的广泛关注。中国书协副秘书长张旭光老师对京文的书法多次提出表扬,认为京文的字手头感觉好,进步快、用笔扎实、结体准确。特别是其线条绵厚增加了表现内涵,也显现出其深厚的功力。中国书协理事、草书委员会副主任胡抗美老师也对京文的字给予很多鼓励,认为京文的字基本功好,很有“二王”的感觉。著名书法家张荣庆先生、杨秉延先生看了京文临写的“二王”手札和《圣教序》后,深有感触的说:“当今写字的人,下这样功夫的实在太少,功夫下到这样的程度没有写不好字的道理。”

   二00七年春节期间,京文买了三十面大张卡纸,一日晚间月明笔爽,一气呵成竟无一张废品。李太白在《草书歌行》中称赞怀素“吾师醉后倚绳床,须臾扫尽数千张”,虽有喧染,但也说明作为书家一次性能创作出多件作品是能力的象征,自古就是倍受推崇的。京文能够一次性写出三十件优秀作品,这是其多年默默修炼的结果,是其技法和学识的厚积薄发。其中精品用笔敦厚而气韵灵活,结体精典而不乏新意。真正国家大展的获奖作品能达到这样高度者也为数不多。我感到京文写字是找到了一个正确的方法的,也是找到了一条适合自己的正确道路的。

   我们看好刘京文!

 

<<< 返回

 
 
 
点击进入刘京文的博客